?

中華印花網首頁 專業供應商 廣告推廣 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 資訊信息 > 正文

數碼印花領域的成功轉型

來源: 紡織品印花 2009-04-09  

——香港通利絲印器材有限公司董事長吳文光先生訪談

 

采訪背景:

 

香港通利絲印器材有限公司從成立至今已近三十年,由最初一家小型的制版企業,發展成一家極具規模的絲印器材銷售商。憑借品牌卓越的絲印器材、規格完善的質量管理、配套統一的服務體系,通利一直居于業界領先地位,在高端絲印市場擁有廣泛的用戶群,并不斷地研發各種符合用戶需求的新型產品及服務。

 

一直以來,通利由美、德、法國等地進口多款高質量的絲印器材,銷售給顧客;2005年JTT(Jet T Technology)成立,成功實現向服務業轉型。今時今日,通利身兼雙重角色——不僅是傳統絲印器材的供貨商,更已成為少批量、個性化印花服務的優秀提供商,可以為客戶提供反應快捷、質量優良的數碼打印服務,同時積極推廣數碼打印技術,代理多家數碼產品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解:右起第二為吳文光先生

 

一站式數碼印花服務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從2005年成立JTT(Jet T Technology)至今,通利取得了哪些成績?在這三年中,印花市場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?它將帶給通利怎樣的商機?

吳文光董事長(以下簡稱吳董):過去三年,通利的銷售額有明顯的增幅,全因通利極具遠見,最先由外國引入數碼布料印花技術,開拓本地市場,為顧客提供高質量的服務。

 

我們一直向香港市場灌輸新概念,務求令顧客認識傳統絲印與直接數碼打噴的分別。現在,大部份顧客都要求優質的產品、快捷的送貨服務。他們喜歡立刻欣賞自己設計的T恤、袋子和不同種類布料的印花效果。

 

數碼市場為通利帶來無限商機。我們積極學習新事物,開發更多新的數碼技術,與時并進,把第一手的印花服務信息帶給每位顧客;同時,通利努力吸取經驗,改進印花技術,務求讓客人獲得最優質的服務。通利是香港首批引入UV平面打印機的公司,UV油墨在玻璃、板材、石材、陶瓷、金屬、塑料、瓷磚、鋁材、燈箱布、網格布、車身貼等不同材質上,能快速固化,表現出色細膩的效果,令人炫目。
目前,通利的主要銷售市場是中國及臺灣,并已在當地成功出售多部直接數碼布料打噴機。通利提供完善的售后服務,為顧客檢查、維修及保養機械。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請您為我們介紹一下通利一站式的數碼印花服務。

 

吳董:通利能夠為客戶提供一站式優質、快捷、專業的數碼打噴服務,以無印花數量限制、特快起貨的優點,在市場上突圍而出。數碼印花工作室的設備非常簡單:顧客的計算機圖像、直接數碼布料打噴機——HM1C、布料專用墨水。數碼影像由計算機直接輸出至HM1C,只需三分鐘,影像色彩便能忠實呈現眼前。數碼印花技術貫徹一致、穩定的質量及色彩,減少偏色的情況,加快生產效率,可應用于不同的范疇,如潮流創作、團體制服及服裝打板等,為中小企創造一個完美的商業平臺。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紡織品數碼印花個性化、小批量、多色彩的特性在今天已經被越來越多的消費者所認可,但由于其價格相對絲網印花的大批量生產較高,因此,市場開發程度在不同的經濟發展區域有較大差異。在香港地區,紡織品數碼印花目前的市場情況如何?

 

吳董:確實,今天的數碼印花以其個性化、小批量、多色彩的特性受到世界各地消費者的青睞。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的地方,人們喜歡多種不同的文化及表達方式,他們樂意付出更多,以獲得他們認為有價值和獨一無二的東西。另外,與傳統絲印相比,數碼打噴可印制出更細致艷麗的影像,如果印花數量少,成本也較絲印低,因此能吸引很多顧客。我們提供快捷可靠的印花服務,正是顧客所想所求。他們想要最特別、獨一無二而優質的產品。過去十年,香港企業面對重大的變化,促使我們從制造業轉型為服務業,以迎合市場的需要和顧客的口味。通利憑借這機遇,為市場提供最合適的產品與服務。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您對中國大陸紡織品數碼印花的市場前景怎么看?如果讓您為有志于發展紡織品數碼印花的企業或人士提供建議,您會怎么講?

 

吳董:現時,數碼印花技術在中國十分流行,亦為很多自雇的年青人熟識,他們是思想開放又樂意接受新技術的一群。借著使用數碼打噴機和數碼轉印紙,他們將會開創更多打噴方法和特別效果。無論是直接打噴,還是以溶劑性油墨、升華油墨或激光轉印紙作轉印,市場將會逐漸了解其優點和缺點。而且由于數碼布料打噴的市場正在增長,中國的用戶一定能發展更多新技術。我建議用戶或制造商可以嘗試和測試更多不同種類的打印方式,把握中國相對較廉宜的資源,選擇其中一種方式加以擴展。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數碼印花雖然被認為是一種最有發展前景的印花方式,但它的普及還存在某些瓶頸,如價格。您認為要突破這些瓶頸,關鍵在哪里?

 

吳董:其實關鍵在于市場的定位。我們相信數碼布料打印并非用作大量生產,因為它的價格不會比傳統絲印便宜。因此,人們需要慢慢適應和接受這些新的數碼印花技術,以滿足個性化和特別的需求。提供度身訂造的產品通常要客戶支付更多的金錢,這是一個簡單的概念,但市場需要些時間去調節。

 

身兼印花商和銷售商的雙重角色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通利除了為客戶提供一站式數碼打印服務外,還積極推廣數碼打印技術,代理多家數碼產品,如DTG直接布料打印機、永恒數碼轉印紙、JTT布料專用墨水等。請為讀者介紹一下這些產品的具體情況。

 

吳董:我們代理的數碼產品主要有以下幾種:

 

數碼直接布料打噴機——由日本直接進口,機身附設白色墨水管道,可輕松地印花在深色布料上,加上影像輸出穩定,達致艷麗色彩,質量統一;數碼直接布料打噴著重一件起印,無需制版,圖像由計算機輸出,配合布料專用墨水,直接打噴在綿質或混綿布料上,然后用燙畫機加熱燙壓即成,方便快捷。

 

數碼特別效果轉印紙——為使客人有更多元化的選擇,通利特意由德國進口新款、質量高的數碼特別效果轉印紙,既耐洗水,不易褪色,可以直接在承印物上燙印,不受材料和底色的限制,適用于各類純棉、混合纖維、牛仔布料及皮革。不同效果的轉印紙為印花帶來不同的變化:“永恒白”色彩自然鮮明,手感柔軟;“永恒銀”金屬視覺效果,燙印于深色物料上,更閃爍亮麗;“永恒白”、“永恒銀”燙印于已升華纖維物料上,防止升華滲漏;“反光貼”反光效果極佳,在漆黑中發揮安全反光作用;“植絨貼”毛毛手感,暖意綿綿;“仿布紋貼”線條細致,顯現如同布料般的自然色彩;“閃粉貼”閃粉效果,幻彩變化,更富立體感;“尼龍易印貼”對尼龍織物有良好的黏附性。

 

JTT布料數碼專用墨水——質量優良,流暢性好,使輸出的圖像效果更加細膩逼真。在深色布料上打印,顏色更加鮮艷。打印過程既穩定又流暢,能有效保護打印機噴嘴,決不堵墨頭。它是用高質量的物料制造,絕無雜質,色彩艷麗之余,又符合環保要求,有效降低生產和使用過程中的環境污染。此外,它能夠長期保持鮮艷的色澤,使成品呈現藝術般的影像,令圖案與布料融合,質感絕佳,有500毫升及1公升裝可供選擇。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以上產品在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市場銷售情況如何?通利將如何根據市場的實際,推動這些產品的銷售?

吳董:以上數碼產品在香港和中國大陸市場都很受歡迎,因為這些產品能突破數量的限制,讓用家感到方便、靈活與快捷。現時,很多印花廠和設計師都會印制少批量的布料作樣板,而通利看準這商機,推出“一件都印”的服務,務求讓顧客得到最全面的服務。踏進21世紀,客人不會只著重價格,他們更在乎質量與環保,而通利所售賣的產品,正符合以上的要求,務求令顧客“買得放心,用得放心”,我們會繼續以質量、創新取勝,做開發新印花技術的先驅者,推動印花業的發展,增加市場占有率。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您認為身兼印花商和銷售商的雙重角色,會給通利的發展帶來怎樣的優勢?

 

吳董:通利身兼印花商和銷售商的角色,除了售賣絲印產品及數碼布料打印機外,也提供優質的數碼印花服務,這雙重角色為通利帶來不少好處。一方面,我們面對不同的顧客、產品及查詢,我們能清楚他們的需要,為他們提供最貼心的服務。另一方面,我們印花用的物料和器材,正是我們所售賣的,所以我們會更了解各產品的特性。藉此,我們既能給予顧客專業的意見,幫助他們解決問題,又能與他們建立良好的關系。作為一個有社會道德的企業,通利不會只顧銷售而忽略顧客的真正需要。

 

《紡織品印花》:請談談通利在中國大陸的市場規劃及發展戰略。

 

吳董:我們的優勢當然不只一流的產品及服務,還有對這行業的了解。我相信顧客是明智的,對于自己所買的東西敏感度一定很高,所以會非常留意新的科技及技術。尤其是廠家用戶們,不論是印花業還是工業印刷行業,都希望自己的工廠能提供高質量的印制效果。應不同客戶的需求,我們細心嚴謹的進行產品試驗,為他們選擇適合的產品,急客戶所急,想客戶所想,以增強公司在印花界的競爭實力。
中國的確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市場,正在平穩而有序地向前發展。從我們1994年開始進入中國市場發展到現在,工人的印花技術水平明顯大大地提升了。雖然不是每一戶廠家都有很嚴格的質量要求,可是大家的生產能力的確有增無減。 絲網印花技術及產品在中國的持續發展全依靠這個技術本身的好處。涉足絲印行業多年,我們因為看到目前美國以及歐洲等地非常流行數碼印花而擔心,可是事實告訴我們,數碼不可能完全取代網印,因為數碼印花有相當大的技術局限。而且,數碼印花只會為生產量少的印花業者帶來好處,生產量大的中國廠家最不希望的就是增加成本,但我不會否定科學發展的力量,也知道有一天數碼印花技術可能超越現在所有印花技巧。只要不斷求變求新,打開視線空間,無論市場怎樣發展,我們也始終能快人一步,為客戶帶來適合的產品。

 

 

时时彩合买平台骗局